三表哥(三表哥andy samberg)


(一)

童年时代的我常常跟着母亲去千里之外的姨家串门。而每次去姨家,都要经过北方的城市佳木斯市换乘。当时的三表哥就在火车站工作,他的住地自然成了母亲和我的“中转站”。每次在三表哥的宿舍等乘的时候(当时三表哥因为工作原因暂时和三表嫂分居两地),三表哥就和母亲聊天,聊姨姨父的身体状况,聊三表嫂的聪明贤惠,聊孩子的活泼可爱……那时的三表哥面带微笑,娓娓而谈,感觉到他是多么幸福啊!

后来,三表哥终于调回老家,结束了和三表嫂两地分居的日子。但铁路部门的半军事化管理,使三表哥工作起来仍然紧张繁忙。三表嫂是位知识分子,在一所中学教书。三表哥不在家,三表嫂就上班做家务照顾俩孩子(姨也帮忙带),忙得不可开交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都低,三表嫂勤俭持家,还忙里偷闲在自家平房周围开荒种地,春播夏锄秋收,基本上都是一个人来……三表嫂撑起了大半个家,三表哥没了后顾之忧,工作起来更是得心应手,工作业绩也水涨船高。改革开放以后,人们的生活逐渐富裕,三表哥被上级单位提拔到一个官职不是很大却有实权的部门当领导,两个孩子也长大了,夫妻感情也越来越深……如果没有后来的变故,三表哥肯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啦。

三表嫂得的是急病。住进当地医院没多久就被转到省城医院。住进省医院一个月不到,人就没了! 学校为三表嫂开了追悼会。会上轮到三表哥讲话,三表哥说了句:“我没想到我爱人她……”就红了眼眶。

中年丧妻,人生的一大不幸。那段时间是三表哥最为灰暗的日子。他要工作;要照顾年迈的姨姨父;两个孩子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,另一个正在读高中。三表哥肩上的担子仍然不轻。可是斯人已逝不能复生,活着的人日子还得过下去啊!

(二)

几年后,有人为三表哥介绍了第二位表嫂。这位表嫂人很漂亮,做得一手好厨艺,为人也不错,就是有点性格独特,脾气古怪,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和耋耄之年的姨姨父吵架。而每当这个时候,三表哥总是一边尽力去安慰频频向他告状的姨姨父,一边又苦口婆心地去做三表嫂的工作,最后都是以三表嫂揠旗息鼓默不作声了事。

平平淡淡的日子过了六年。在一次例行体检中,三表嫂被查出了癌症。这对三表哥来说不啻是一次晴天霹雳。心地善良而又那么善于做别人思想工作的三表哥,这次却自己刀削不了自己把儿,不知道不幸为什么偏偏又落到自己头上。那次因为母亲生病三表哥受姨的委托过来看望母亲,很无奈地反反复复地对母亲说:“我的命不好!怎么总是妨老伴儿呢?”母亲心里很难过,也不知道如何去安慰自己的外甥。一边的我不禁忿忿然。都说好人有好报,三表哥是多么好的人啊!他对父母孝顺,对亲友热情,对工作认真,对家庭又非常负责任。可是老天为什么不公平,把不幸又一次落在三表哥的身上呢?

三表嫂从得病到去世,经历了将近四年的时间。这四年,耗尽了三表哥的精力和财力。为了更好地照顾三表嫂,三表哥被迫提前退了休,还学会了打针。三表嫂临终前,对三表哥说了句:“我和你没过够”,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。

(三)

亲友们都很同情和关注三表哥的不幸。表姐通过自己的邻居为三表哥介绍了第三位表嫂。这位表嫂退休前曾是一家企业的财务总监,丈夫因病离世,认识三表哥时已寡居三年。表姐仔仔细细介绍了兄长的情况,三表嫂不禁动了心。由于三观一致,又都有很高的个人素养,双方一见倾心,相处不久便顺利结婚了。这位表嫂通情达理,善解人意,与亲友之间相处融恰,对三表哥体贴入微,赢得了大家伙的一致好评。三表哥终于得到了他应该得到的幸福。

那一年,我闲着没事,前去看望三表哥三表嫂。和谐温馨的家庭氛围扑面而来。聊天中,三表嫂对我说:“认识你三哥之前,别人给我介绍了不少做官的,有钱的,我都没有动心”;三表哥则跟我讲了一个小插曲:“刚结婚时,你三嫂可能担心在花钱上我们闹摩擦,买什么东西还弄个小本子记账,我说:你在单位记了一辈子账还没记够?别回到家来又记账。我夺过账本儿就给撕了。从那以后她再也没记过账。”我听了忍不住笑起来,三表哥三表嫂也笑了……

三表哥三表嫂共同生活了十年,也是三表哥晚年过得非常幸福的十年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。有一次,身在京城打工的我给三表哥打电话,接电话的是三表嫂:“你三哥得了胃癌!发现了就是晚期了,我一直在伺候他……”电话那头的三表嫂泣不成声,我一下呆住了!

二零一六年元旦这天,三表哥不幸去世,享年70岁。

谨以此文向三表哥致以深深的敬意和深切的悼念